CH20.

晟敏思緒一頓,突然撤手,銀劍垂直崁入地面,趁著對方疑惑之際,左掌擊襲翼的腰側,待翼正準備出招抵擋之時,忽然收左掌立刻將右掌打向樊的胸口,這一掌,收勢出招來的太急太快,兩人均來不及反應,被打個正著。

晟敏立刻看向兩人反應,明明只有樊被打中胸口,但兩人皆撫上胸口處,這兩人果不其然是雙生子。

「不錯嘛,還能在打鬥之中發現這點。」那人稍作讚許,「翼和樊兩人是雙生子,心思相通,閣下現下的狀況是以一抵二,小心吶。」

靠!狗眼看人低了是不是!晟敏斜瞟了那人一眼,不需要你提供情報給我,我也會如你的意打贏這他們。

未風不語,樂得看那梁軍師激怒晟敏。

晟敏抽起地上的刀,凝氣,等待敵人的下一步。

翼和樊對看一眼,微微頷首。

微風徐徐吹來,倏忽,兩道銀光同時朝晟敏臉上揮去,晟敏下腰躲過,刀鋒僅差鼻尖毫厘。劍勢突然急轉而下,由晟敏背後刺去,晟敏急急側翻躲過。

翼、樊突地縮手,立即猛刺向晟敏腰側。

晟敏身子未落,左足輕點地板,右足借力點上雙劍交界處,在空中迴旋,方使落地。

「魂。」未風朝晟敏丟出一把劍,「那你對狼狽為奸的劍沒帶,我這把你湊合著用。」

「什麼狼狽為奸,我那對寶劍,你這把破銅爛鐵還沒得比。」

「咻」的一聲,銀針晃過晟敏眼前。

「你幹嘛!」

「少汙辱我的劍!」未風瞪了他一眼。

晟敏撇嘴,也不犯咕囔,抽出未風的劍握在右手,左手則抓著自己原本的劍。

未風這把劍是從不離身的,當年,從臭老頭手中接過這劍之後,未風視這劍如寶。晟敏右手緊了緊,要好好的用啊。

「雙刀嗎?」那人摩娑著下巴,「呵呵,試試看吧。」

晟敏雙手持劍,右劍直指敵人,左手負背,挑釁似的笑著,「怕了?」

翼、樊兩人同時一躍而起,自上而下猛力攻擊,雙劍左右夾攻,晟敏只守不進,剎那間,只聽得刀劍相互碰撞之聲。

未風看著三人的對打,半刻後,雙生子的氣息從平穩逐漸變調,其一快、其一慢,晟敏則穩妥的應招,不、該說這只是防守罷了。

無魂,再拖下去對你沒好處!未風心想。

晟敏也觀察到雙生子的氣息變化,薄唇輕勾,負背的左手迅速向右伸前擋去一招,雙劍在胸前交錯擋去攻擊,抽手回身時,兩劍劍鋒劃出輕脆的聲響。

「嘖,這樣玩我的劍。」未風輕攏雙眉,隨即笑開,「隨你了。」

雙生子分別一左一右站在晟敏身旁,晟敏面向右手邊的翼,口氣輕藐,「從你先吧。」

翼緩下心神,忽將手中銀劍朝外一丟,棄劍而不用,自衣袍中取出銀鞭,這一鞭迅速朝晟敏的臉上招呼,勢道凌厲狠辣,銀鞭來的雖慢,卻帶著嗤嗤風響,眼見鞭稍再進數吋就要觸到他面容,晟敏輕盈閃身,只感勁風撲來,銀鞭已擦髮而過,他右手銀劍順勢送出,對準敵人丹田就要猛刺,翼大驚,手腕使力令銀鞭擋去此招。

樊見苗頭不對,此時出劍連刺,只見長劍振動,嗡然作聲,接著上下左右前後中各刺七劍,這四十九劍來的又快又急,晟敏卻頭也不回,背著手一一擋去。

這時,翼重拾地上銀劍,銀鞭一拋,樊在對頭穩穩接妥,兩人就此交換了武器。

晟敏前有長劍、後有銀鞭,氣息卻如初始般平穩,一邊拆招,一邊思索著如何一石二鳥。

說時遲那時快,樊手中的長鞭一揮,纏住晟敏左腿,晟敏冷笑一聲,雙腿分至平行,坐在地上迎敵,那銀鞭纏在他腿上,如廢物般無法作用,樊只好棄鞭重新抽劍對招。

晟敏背一躺,雙劍交叉胸前擋去雙攻,突然使勁退去兩人,立刻躍身而起,既而將腿上銀鞭收作己用,順勢用力一揮、一帶,翼手中的長劍就此飛出,晟敏凌身一接,手上活脫脫三把銀劍。

晟敏將未風那劍,連外鞘與銀鞭一同丟予給他,「不欠。」

「他那劍能比我的好嗎?」未風撇著嘴,催促著,「趕緊啊,還有事要辦。」

晟敏橫了他一眼,再度衝往雙生子之間,翼只得咬牙以拳腳功夫應招。

未風嗤笑一聲,這情況已然大勢已定,接下來就是收拾掉那惱人的梁軍師。

半刻鐘,晟敏手中雙劍已染上敵人身上溫熱的鮮血,只見那兩人表情惶恐的倒在一片血泊中。

「換你了吧?」晟敏丟去不屬於自己的劍,抬頭望向他,卻不見人影。

「還需要你提醒嗎?」未風的聲音由屋簷下傳來,他已緊扣住梁軍師手中命脈。

梁軍師卻也不見駭怕之色,僅是嘿嘿兩聲的笑,右掌翻過,快似閃電,早已拿住他左手手腕。未風一驚,立時奪位,翻掌扣住他手背麻筋,兩人皆吃痛鬆手。

未風心知梁軍師指上功夫了得,於是暗藏銀針在袖,那針上餵以若幻潛心調配之毒藥,此際臨敵,便可派上用場。

未風幾次假意攻擊,卻輕易使之被抓,撤手之時,手中銀針順勢對準食指指尖而刺入,梁軍師眉頭緊蹙卻不出聲哀嚎。

晟敏在一旁細看,沒有出手。

只見來回幾次,梁軍師也不信手抓人,兩人如打太極般一去一回。

「陵軍師,你存心放我一條生路?」

「我不是存心,能活是你命大,你不是都知道針上有毒嗎?」

「區區藥毒,何足掛齒。」梁軍師冷哼,一躍上了屋頂。「陵軍師,在陵府等著。」

「你下黃泉等吧。」未風沒打算上前追去,任由那人離開。

晟敏走近,「你放他走?」

「我自有打算。」未風看著那人離去的方向,忽然咧嘴笑開,「再說,銀針上滿是幻給的毒,我也不算平白放他一馬。」

「現在,該去找梁漢君了。」晟敏看看四周,笑了笑,「你覺得明天官府的人要怎麼向上呈報?」

「這不是我們該關心的事,」未風無所謂的聳肩,「走吧。」

未風幾個跳躍,而晟敏一腳踢翻了邊上的火爐,瞬間,整個訓兵場陷入熊熊火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