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9.

同樣的一輪明月,梁府頂上卻透著一絲冷淡。

屋頂上同是依風擺盪的烏黑長髮隨肩披著的男子,一藍一白兩抹身影,打量著府內的一舉一動。

晟敏挑著眉,問:「看起來很正常,你確定藥效發揮作用了?」

「你太小看幻了。」未風指著軍隊,「不覺得人數大大的不對勁嗎?」

「我哪知道該有多少人。」

「梁、陵兩家握著差不多的兵權,軍隊人數還在掌握之中,加上私下訓練的人手,大概就是你現在看到的十倍之多。」

「還沒我們夜鬧少林時那麼多人。」

未風睨著他,「我記得我們夜鬧少林那會兒有人還受了重傷!」

「幾道刀口罷了,什麼重傷!」晟敏不服氣地回嘴。

「欸,你上次跟幻在行商那次打賭,誰贏了?」

晟敏回想,「他不是受了重傷嗎?應該是我贏了。」

「幻那是為了救人

「你想要來比一場?」

未風點頭,「我來幫幻雪恥。」

「需要嗎?你也只有被打敗的份。」

「咱來試試看。」未風躍下屋頂,開始偷襲。

「犯規!」晟敏跟著跳下,朝另一邊偷襲起。

轉眼間,十幾名士兵已冰冷地躺在地上。

「兩位倒是很盡興。」一道陰惻惻的聲音由訓練場的正門傳來,讓未風和晟敏兩人同時轉頭看去。

那人站在陰暗處,晟敏看不清他的長相,卻見未風勾勾嘴角。

「你認識?」

「老朋友。」未風朗聲道:「梁軍師,近日可好?」

「陵軍師,別來無恙,幾日不見,你就跑進梁府來搗亂了。」

「上回在江東那筆帳還沒討呢。」

江東?晟敏疑惑。

「哈哈哈。」那人朗笑,「舊帳我可不急著算,今日這一筆,就夠讓你們受的。」

未風伸手扯下晟敏衣袖,「魂,這人劍術與你不相上下,自個兒注意。」

「知道,」晟敏點頭,「按計畫分頭行事。」

「好。」

兩人甫達成共識便向前出招,晟敏一劍刺向梁軍師,未風則一路肅清無用之卒。

眼見晟敏這一劍便要刺到梁軍師頂心,突然左右兩股掌風撲到,還來不及細瞧,那兩人突然招式變化,晟敏只得朝右刺去,再拆招數。

「陵軍師,丟個小輩給我,太過意不去了吧。」那人始終站在原地未動。

晟敏一聲冷哼,拿我和未風比?

「梁軍師,躲在屋簷下讓兩個徒兒擋劍,也不比我高明。」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那人冷冷地說,「陵軍師的手下不也是這等用處。」

這等用處?晟敏一劍揮開左邊的攻擊,迴身旋刺至右邊,直攻另一人面門,那人閃避不及只得側身閃過,左臂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口。

未風一個彈指,手中的暗器發散成十幾個,一個個精準地打上敵人地穴道。

「看來,梁府的手下不過爾爾。」

「要是陵軍師不在飲水中下毒,這幫人的實力也不會差強人意。」

「梁軍師該多反省才是。」

一時半刻之間,未風周圍已無任何敵人,幾十名的軍將已被他一個個安置的舒服地躺在地上。

未風坐在屋簷邊,唇邊勾著笑,看著庭院中的人們。

梁軍師兩名手下著實不凡,左臂被劃上一道口子的是翼,另一個則是樊,聽說兩名都是江湖上大有來頭使劍的好手,可惜了他們一身好武藝,遇上了無魂,你們等著吧。

「陵軍師,上頭的風景可好?」

「不錯,我等著看你兩個徒弟的下場。」

那人一哼,「咱倆別多事。」

「那是當然。」未風晃著腳,一副看好戲的心情。

晟敏額上佈滿薄汗,看著左右提劍雙攻而來的兩人,心想:這太不尋常了,出招的時間竟能配合的如此分秒不差,再者,兩人連話語都不需要便可得知彼此的心意?難道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