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8.

鐘云倚著東公殿外的凭欄,皎潔月輪懸天,他一顆心也跟著明月高掛天上。

晟敏是不是還等著自己回去?現下這個時辰,早該入寢了

一隻大掌拍上鐘云的肩,「怎麼了?」

鐘云欠身,「皇上,這麼晚了,怎麼還沒歇息?」

「蔓兒臨盆在即,我怎地安心的睡。」皇上擔憂地說,學著鐘云靠上邊攔。

鐘云看著皇上,心中若有所思。

「怎的這樣看著我?」皇上臉上幾分笑意,「鐘云,這幾日也是辛苦你了。」

「皇上臣有些話想說。」

「你說。」

鐘云深深吸口氣,徐徐開口:「身為皇上的義弟,鐘云時時記得皇上的聖心,我也從未忘記皇太后的遺願,至今仍牢記在心。」

皇上的臉色微變,並未打斷鐘云。

「我,從未貪戀過任何事情,皇上您臆測過的種種,我都不求,官名利祿於我如煙,我僅付出真心對待您和皇后娘娘,將您們視為我的兄長與妹妹

「你叫我如何取信於你?」皇上臉色陰沉,「你娘,也就是我父皇最心愛的女人,縱使你與這整個皇室毫無瓜葛,她又為何偏偏要將你送入宮中?為何要強迫我娘親收你為義子?為何你的出現就要讓我娘親整日倍受威脅?」

「不我娘從沒這個意思。」

「沒這個意思?」皇上向前逼進一步,「你的存在和出現對我來就是威脅,父皇千方百計讓我娘收你為義子,好讓你有所名份與我爭奪這皇子之位。」

「我對皇位從無任何想法

「是,你沒有這個想法,難道朝野之間就無任何想法嗎?」皇上低吼著,「當時政局晃蕩不安,你的出身低賤,自有擁懷正統皇室與體恤庶民黨派之分,你知道嗎?要比權勢、要比財富,我又何苦擔心害怕?可正因為你是民女之子,眾臣們才日夜拿我與你作比較!」

鐘云退了一步,他沒有抬頭,不想他不想看到皇上憤怒的臉,爭名奪利的宮廷一直以來都不是他所想要的。

「你憑藉著什麼呢?你又曾幾何時為我想過?即使到了現在,蔓兒的心還是在你身上」皇上一拳擊上牆壁,雙眸緊閉。

「你說什麼?」鐘云訝然,看著他,「你再說一次!」

「哼,聽到這句話你很開心吧金鐘云,你愛了這麼久的魏蔓她的心是你的」皇上看著他,「可是她,現在是我的后,她的肚子裡還有我的孩子。」

鐘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金琰,你瘋了!蔓兒從以前到現在愛著的都是你,都是你!」

「是嗎可是她看見你的時候,比較開心呢

「你誰都可以懷疑,但你就是不能懷疑蔓兒!」鐘云揪起他的衣服,「蔓兒為了孩子吃盡多少苦頭,她的身子從小孱弱,我曾經告訴她,她的身子不比常人,懷孕對她的身子來說是一件超重負荷的事情,可她為了你,說過一句不嗎?」

鐘云頓了頓,「蔓兒從不喊苦,為了你未出世的孩子,最怕苦的女孩兒說什麼也把藥給喝空;為了你未出世的孩子,最怕疼的女孩兒現在在寢房內痛不欲生,告訴你,她一切都不是為了你未出世的孩子,她為的是你想永久保住的皇位!她給了你什麼,你現在卻說這些不像樣的話!」

毫不猶豫,鐘云用力地在皇上的臉上砸下一拳。

「蔓兒」皇上呆滯地看著鐘云,腦子一片混沌。

「金琰,你還是我從小認識的金琰嗎?」鐘云搖晃著他,「若你還有點良知,你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皇上推開他,「你又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口出狂言!」

「是、我沒資格,那麼你呢?你又有什麼資格對我說你愛著蔓兒?你知道蔓兒有可能會為了這孩子死嗎

「你說什麼!金鐘云你這渾帳再說一次!」

「蔓兒可能會死!」鐘云低吼,「可是,我不會讓老天就這麼帶走她,我會盡全力護著她,可你呢

「最後一件事蔓兒產後身子無礙,我立刻就走,從此以後,請你給我一個自由的生活,也請你待蔓兒好些」鐘云痛心的推開皇上,逕自走開。

走入寢室前,鐘云聽到皇上低泣的聲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