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7.

「金醫官,冉娘娘求見。」

鐘云輕嘆口氣,開門見客。

「金醫官,近日來辛苦您了。」

「娘娘哪裡的話,外頭下著雨,娘娘您還特來造訪,微臣實在擔待不起。」

「我呢,今日是來看看金醫官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您每日都得照料皇后娘娘,在生活上難免有所疏失的。」

「哪兒的話,宮廷裡的物資應有盡有,再說,宮女、僕人們也將我服侍的很好,這點請娘娘寬心。」

「這」冉于于還想說話,眼尖地瞧見床簾下那白色的衣角,「金醫官,這大白天的為何不將床簾給拉起呢?您該不會藏了個女人吧

「娘娘這麼猜測是否有失禮節?」鐘云悄悄走至床邊,不讓冉于于有機可趁。

「金醫官您身為男人,這點小心思我還懂得,男人嘛有所需求是正常的」冉于于蓮步輕移至鐘云身邊,一雙小手攀上他的肩膀,輕語道:「我也很需要鐘云醫官您啊

臭女人,這招我昨晚用過了!晟敏由小縫偷窺著冉于于的一舉一動,看到這,忍不住恨得牙癢癢。

鐘云推開她,「娘娘,我該前往東宮問診,娘娘請回。」

「那麼鐘云醫官,月然宮您是曉得的我先告退。」語畢,冉于于還附上一記媚眼,這才離去。

鐘云看著冉于于離去的身影,輕嘆。她不知道自己早已成為梁王爺手中一顆可有可無的棋子若是得知了真相,才真叫人心傷。

「捨不得她走?」晟敏坐在床沿,看著。

「你想多了。」

「那你剛剛嘆氣?」

「沒事。」鐘云抓起一旁的醫藥包袱,「我去東宮殿了。」

「鐘云!」

「嗯?」鐘云回身,輕笑。

晟敏心中再多的話,到嘴邊卻只變成了笑容,「沒事,去吧。」

鐘云點點頭,離去。

嘖嘖,剛剛幹嘛不開口啊

「魂吶。」

「嗯?」晟敏趴在桌上,有點懊惱。

「昨晚的星象有些古怪。」

「皇后應該是今天產下皇子才是。」

未風點點頭,「你今晚有什麼打算?」

晟敏坐直身子,眼神冷凝,「你說,我們先解決梁漢君,如何?」

未風攤手,「你殺了梁漢君,是為陵王爺除去後患,替我省了很多麻煩。」

「你別一副與你無關。」

「與我有關嗎?」未風勾勾嘴角,「那冉于于呢?」

晟敏丟給他「關我屁事」的表情,「梁漢君死之後,這女人就乖乖當個冷宮女人就好啊。」

「可是我剛剛看你想殺她。」

「你眼睛瞎了。」晟敏端起熱茶淺啜,皺皺鼻子,什麼醒酒的茶這麼噁心!

晟敏一杯一杯地喝著,直到茶壺見底。

「嘖嘖,剛剛那擺明很臭的茶。」

「你管得著嗎。」

未風淺笑,「今晚要滅了梁府是難上加難,只有你、我兩人。」

「你不是帶了若幻的藥來嗎?別騙人了。」晟敏盯著未風從左手袖中拿出藥包。

「鼻子真靈,你屬狗的。」

「去你的!」晟敏啐了一聲,「那藥還是不久前我和若幻從穆夕然那拿回來的。」

「這可是改良過的。」

「嗯?」

「慢性中毒,」未風輕盈地笑,「若幻這小毒物真的很厲害。」

「依照若幻現在的個性,大概是想讓無關緊要的小孩活下來。」

「若幻從以前不就是這樣?」未風倒了些粉末出來,「嚐嚐。」

晟敏蘸了些在指頭上,舌尖輕點。

許久,晟敏淡淡開口,「忽冷忽熱、足重腳輕、這是風寒的症狀,大多數人一般不會重視,時日一久,蝕心粉的效用會完全顯現。」

「這藥,幾天前我順道放進了梁府的井水中。」未風拿出解藥給晟敏,「另外,若幻在孩子們的房裡分別放了解藥。」

「是什麼?」

未風伸手指向茶几上的蠟燭,「點燃蠟燭,藥物藉由熱能揮發,孩子們自然會吸收進體內的。」

晟敏勾起笑容,「若幻越來越不簡單了。」

「我們也該提早走了,你這麼久沒揮刀,該不會連刀也不會拿了?」未風嘲諷地笑,一瞬間,人已躍遠。

晟敏輕笑,跟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