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12.

「我寫了字條。」晟敏指著鐘云手中的紙。

鐘云大聲唸出紙上的字:「「我出宮一趟」,這算什麼解釋?」

「你不是說要交代去向的嗎?」晟敏伸筷夾口青菜入碗。

「你,不准吃!」鐘云搶過他的碗,「先說,去哪了?」

手上還有雙筷子,晟敏又夾口魚肉入口,「去找人了。」

「你還吃!」鐘云這次搶過筷子,「找誰?你該不會跑去梁府了?」

晟敏瞪著他,瞪著滿桌子的菜,「我只是去宮外晃晃,整天待在宮中我快給悶死了,這樣,可以讓我用膳了嗎?」

「是嗎?」鐘云懷疑的瞪著他。

這傢伙為什麼老愛疑神疑鬼的?晟敏回瞪著他,不明白。

僵持了一會兒,鐘云將碗筷遞給晟敏,「吃飯吧。」

嗯?這麼好妥協?晟敏接過碗筷,卻沒動口。

鐘云看著他,伸手摸摸他的頭輕笑,「宮裡真的很悶,等皇后娘娘產後我帶你去宮外的市集逛逛吧,嗯?」

晟敏抬頭看著鐘云的動作,忽然扯出一個笑容,「好,我等你。」

鐘云看著他的笑容,久久不能回神。

這傢伙要是這麼對別人笑那還得了!回神後,鐘云想到的第一句話。

「你又怎麼了?」晟敏嘴裡咬著肉,問著。

「沒、沒啊。」鐘云眼神晃向別的地方,就是不看晟敏。

「吃飯吧你!」晟敏一把將他拉下,也順手在他碗裡添了些菜,「整天發呆,你會呆死的。」

鐘云呵呵的笑,開始扒飯。

冉于于?!靠!飯都還沒吃完這麻煩怎麼就來?晟敏狠瞪了房門口一眼,忽然躍出窗外。

「去哪?」鐘云驚問。

鐘云沒從晟敏那兒得到回應,反而是下人大聲通傳:「冉嬪妃到。」

哦,原來是有人來了。

鐘云起身走出寢室,便見到冉于于一身精緻打扮,那一身濃重的胭脂味讓鐘云輕輕攢眉。

對方一個欠身,「金醫官,好久不見。」

「娘娘怎地如此多禮,該是我去向您請安才是。」

冉于于掩嘴輕笑,「金醫官這麼說也太疏遠了,是金醫官您給了我一個好好反省自我的機會呢。」

「當初的事情,娘娘您又何必再提起。」

冉于于盈步走近鐘云,「金醫官,當初的事情是我錯了您、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呢?」

鐘云退了兩步,輕笑著,「娘娘您大概搞錯了,您應該是要請求皇上給您機會才是。」

「不」冉于于伸手抓過鐘云的胳膊,「我希望金醫官能改變心中對我的想法,請別再將我當成那樣險惡的女人。」

「娘娘自重。」鐘云抽手,緊蹙著眉,「我不認為娘娘您需要導正我對您的印象,再者,事實勝於雄辯,就娘娘今日的表現」鐘云頓了頓,「只會讓我對娘娘您更加厭惡罷了。」

「你!」冉于于惱羞的瞪著鐘云,隨後緩過氣,輕笑,「金醫官,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難道您連給想要改過自新的我一個機會都不肯嗎?」

「關於這點我勸娘娘最好從此打消此念頭,因為不、可、能!」鐘云淡笑著,雙眸卻散發著淡淡的警告,「娘娘若對於金鐘云我有任何其他的想法,那麼還請不必了。」

冉于于臉上的表情有些掛不住,冷言道:「難道金醫官認為我對您還會有任何其他想法嗎?」

「我確實沒有任何懷疑娘娘您的理由,但是人心隔肚皮,這句話給了我最好的警惕。」鐘云笑著,「娘娘若沒有其他事情的話,可以請回了。」

冉于于瞪著他,別無他法,只得趾高氣昂的冷哼一聲,隨即走出。

鐘云呼了口氣,一回身,就看見站在寢室門口朝他笑的晟敏。

「笑什麼?」鐘云順手關起房門,問著。

晟敏靠在牆上,「講話這麼拐來拐去,真壞。」

「拐什麼啊?我不是挺直接的嗎?」

「也是,你剛剛那樣也算是扇了那女人幾巴掌。」

「嗯?有這麼嚴重嗎?」

「我以前是不是都看輕你了?」

「看輕什麼?」鐘云抬頭,一臉疑惑。

晟敏揚唇輕笑,金鐘云,你真的是個很有趣的人。

剛剛那個臉上表情冷漠和冉于于對話的金鐘云,還有現在在我面前像個傻子似的金鐘云金鐘云你說,哪個才是最真實的你?

我樂意慢慢挖掘你的每一面,金鐘云,我等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