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8.

「鐘云哥哥。」皇后欣喜的叫著鐘云。

「蔓兒,這些天有好好的喝藥吧?」鐘云在皇后身旁坐下,「手伸出來。」

皇后聽話的將手伸出,一邊開心的回答:「我這幾天可乖了,鐘云哥哥,寶寶可能也知道我乖,這幾天也很乖呢。」

聽了皇后一番話,鐘云失笑,邊伸手搭上皇后的脈搏,「寶寶比你還像娘呢。」

「鐘云哥哥老是愛取笑我。」皇后噘起嘴,不滿的說:「到現在還不訂親的人才壞呢!」

「取笑我的話,我就替你準備比現在更苦的藥了。」

「呀~你耍賴啊!」

「這可是大夫的特權。」鐘云笑笑,移開把脈的手放在桌上。

皇后嘟了嘟嘴,忽然興奮的抓起鐘云的手,說:「鐘云哥哥,前天我和琰哥哥想到一位很適合你的小姐吶。」

老天…別抓手腕吧…好痛!鐘云微蹙著眉,看著皇后抓著自己的手腕。

「是、是嗎?」

「是書香世家呢,不知道鐘云哥哥有聽說過嗎?鄭文人府上的大千金,鄭采靈。」

「沒聽過。」

誰?從來沒聽過這小姐的名字。

「那鐘云哥哥應該聽過今年元宵時唯一一位寫燈謎的女文人吧?」

哦?那個讓皇上大大稱讚一番的女文人?鐘云想著,並點了點頭。

皇后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就是采靈喔。」

我的好妹子別太興奮,手勁兒可以再小些嗎…你鐘云哥哥很痛啊…鐘云的眉頭越加緊皺。

「蔓、蔓兒和對方很熟嗎?」

皇后點點頭,「聊過幾次,一直很想介紹給鐘云哥哥認識呢,而且啊…」她頓了頓,「她好像也對鐘云哥哥有些意思喔。」

「對我有意思?」鐘云訝異地問。

我不當御醫很久了,怎會有人記得?更何況對方並非學習醫術的女人,還是個女文人哪!

「鐘云哥哥很久之前曾經來我這兒幫個女孩兒包紮腿傷呢,記得嗎?」

有嗎?鐘云偏頭想著。

「鐘云哥哥,快想!」皇后一個激動,用力握了鐘云的手腕一下。

「痛!」鐘云輕呼一聲。

「鐘云哥哥,你怎麼了?」皇后慌張的問。

鐘云默默抽回手,訕笑:「今天一早撞到手腕,有點瘀血。」

「鐘云哥哥怎麼這麼不小心哪!」皇后輕吐舌一笑,「這樣怎麼當大夫。」

「臭丫頭!」

「哎喲,鐘云哥哥你到底想起來那個包紮腿傷的女孩兒了沒?」

鐘云搖搖頭回答:「沒有。」

「哎!算了,等緩些時日我再找采靈進宮一趟吧。」

「我可不急著娶。」

「采靈也不急著嫁,你們倆就慢慢蹉跎吧。」皇后輕笑,「鐘云哥哥,中午一起用午膳吧?」

嗯?我不回去行嗎?無魂會不會餓著?

「今天恐怕無法共進午膳,我等會兒還有事情要辦呢。」

皇后惋惜的說:「好吧…改明兒個再一起用膳。」

「那麼,我走了。」話別後,鐘云恭敬的退下。

回到吟雲宮,鐘云先向下人交代午膳,才走回房內。

「我回來了。」

無魂沒抬眼,「我知道,你過來坐。」

鐘云順著晟敏的話坐下,才剛坐好,右手便被拉了過去。

「作什麼?」

「剛剛在皇后娘娘面前喊這麼大聲痛,你不丟臉?」晟敏從懷中掏出藥罐,將清涼的藥膏塗上他的手腕。

「你怎麼知道?」

「聽到的。」

這傢伙難不成要懷疑自己有千里耳吧…晟敏在心中默默地想。

「你剛在皇后娘娘的宮殿外邊?」鐘云驚訝的問。

「嗯。」

晟敏輕柔的為他推揉手腕上的瘀青,沁涼的藥膏刺激的皮膚,鐘云感到舒適。

「謝謝。」

「是我弄的,我理當如此。」晟敏淡淡地說。

鐘云輕笑,「那也是我自找的。」

白癡,手腕都黑了一圈還這麼開心。晟敏看的他的笑容,無奈。

「金鐘云。」

「幹嘛?」鐘云拿起桌上瓷罐湊近鼻端嗅嗅,「這藥膏是你作的?」

「摁,我作的。」

「教我吧。」

「不行。」晟敏拿回瓷瓶,蓋上瓶封。

「為什麼?」

「不為什麼。」

晟敏準備放下鐘云的右手,卻被鐘云反手拉住。

「拜託。」

「不行。」

「為什麼不行?」鐘云拉著他的袖子,不放。

因為…這是自己和若幻的秘方,說好不外傳。

「放手。」晟敏瞪著鐘云,冷冷的說。

鐘云不情願的鬆手,「不說就不說。」

晟敏無奈的笑,把剛收入懷裡的藥膏又再取出,放在桌上,「吶,這瓶給你。」

鐘云看著桌上的瓷瓶,再看看晟敏,笑了笑,「人真好。」

切!只有這時候才說我好!晟敏撇撇嘴,不理他。

「啊,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

「忘了。」晟敏聽到寢室外廳下人進出的腳步聲,想來應該是午膳準備好了。

「用膳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