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6.

唉~和無魂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僵了…鐘云輕嘆,看著身旁安靜的晟敏,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晟敏心思卻在梁漢君和冉于于兩人身上打轉,聽到隔壁那人默默的嘆氣,他也置若罔聞。

活該!愛惹我!晟敏勾勾嘴角,其實自己根本沒把中午那事放心上,那傢伙卻又這樣眉頭深鎖,只好嚇唬他一下。

心思又轉回正經事上,皇上眼前還有另一個大紅人,是誰呢…?晟敏苦思著,一時之間卻想不出那人的名字。

「欸!」

鐘云被這一喊,抖落了手中的筆。

「幹嘛?」

「我問你,皇上眼中的大紅人除了姓梁的,另一個是誰?」

鐘云偏頭想想,「應該是陵王爺吧。」

「陵王爺?」晟敏思緒一轉,姓陵的人、和朝廷關係好…晟敏勾起唇角一笑,這事情大概有點頭緒了。

「摁,你怎麼突然要問這個?」

「沒什麼。」晟敏見鐘云還想問,立刻轉了話題,「欸,我們要在宮裡待到何時?」

「恩…大約是待到皇后娘娘順利產子之後。」

「還要多久?」

鐘云伸出指頭算算時日,「再十五天左右。」

「恩…」晟敏食指在唇上點啊點,「告訴我吧,皇上讓你回來的原因。」

「蛤?」鐘云看著無魂,這人想幹嘛?

晟敏輕笑,「放心,不會害你。」

「我知道你不會害我…可你這樣問,是不是表示又要去作些冒險的事了?」鐘云拾起地上的筆,重新蘸上墨汁。

晟敏笑笑,不置可否,「我本來就是活在生死中的人。」

「我不想。」

「什麼?」晟敏問,他沒聽清。

鐘云擱下手中的墨筆,「我說,我不想你為了我去冒險。」

「誰是為了你?」

鐘云看著晟敏的臉,莞爾一笑,「無魂。」

「切,我怎麼會是為了你。」

是嗎?不是吧…關於這點,連晟敏自己都不清楚,他只想盡快把事情解決,回歸到賊窟的生活而已。

「無魂,月然宮,我不喜歡。」

「沒頭沒尾的講這個幹嘛?」

「因為我不喜歡,所以希望你也不要去碰觸。」

晟敏瞪著他,問:「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講?」

鐘云看著他,知道他執著,就算今天自己不告訴他,日後他也是可以探聽的到。他一聲長嘆,只是不想他去涉險。

「告訴你可以,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怎樣?」晟敏看著他,為什麼還要交易啊,你是商人嗎你!

「我不是商人,我只是想確保你的安全。」

嗯?猜出我心思了?

「說吧。」

「以後你要作什麼行動之前都要告訴我,我不想你跟日兒一樣…」

晟敏淡淡的瞟了他一眼,「我沒有那個習慣。」

其實心裡早已起了陣陣漣漪,這算是關心吧?

「沒關係,我也沒有這個習慣,一起養成就好了。」

就像若幻說的,有個人管著你的感覺,很不一般。

「好吧,成交。」

鐘云笑開,「你不會突然反悔吧?」

「我可不是卑鄙的小人!」晟敏捶了他一拳。

「是是是,你是無魂。」

「快說!」晟敏一聲怒吼。

故事很長,從傍晚到日落,在用過晚膳後、沐浴後又繼續講,直到深夜。

「你也講太長了。」晟敏抱怨。

「是你讓我講的。」鐘云躺在床上,準備要睡,忽然問道:「不過,你都睡哪啊?」

晟敏吹熄燭火,坐回床邊,「就這樣睡啊。」

鐘云坐起身子看他,「你、你靠著牆睡?」

「什麼靠著牆睡!我又不是乞丐,好歹我也是坐在床上睡的。」

「幹嘛不睡床啊?」

「哪來的床可以睡啊?」

喔…這倒也是,入宮這麼久我都沒有準備床給他,沒辦法,怕被宮女發現嘛…

「怎樣,要睡了沒?」

「等等…你這樣睡對身體不好。」

厚,這人很奇怪欸!

晟敏問:「不然現在想怎樣?三更半夜你打算讓人弄張床來嗎?」

「不、不是。」鐘云頓了頓,「不然…」

「不然?」

「我的床給你睡。」鐘云指指自己的床。

「那你睡哪?」

「茶几…」

「唉,算了,你睡就好。」

煩,大半夜的幹嘛為了一張床吵嘴?!

「可是,這樣我會很愧疚欸…」

靠!老子都睡了十幾天床沿你才愧疚!

「那不然,這樣吧,咱們都有床睡。」

晟敏一個翻身,躺在鐘云的旁邊。

「啊?這樣睡?」鐘云看著旁邊那人,不好吧…

「我不會輕薄你!」晟敏轉過身去,背對鐘云。

「喔,是沒關係啦…」

鐘云愣愣,不對!什麼沒關係,好像他很樂意被輕薄一樣!

「恩,改天我心情好再輕薄你,睡了。」

「喔,晚安。」

鐘云把棉被往上拉了拉,蓋過有點兒發燙的俊臉,看看隔壁的男人,好心的將自己的棉被分一點給他蓋。

鐘云輕笑,閉著眼睡了。

他沒看見的,是晟敏同樣紅著的一張小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pringDay0621
  • 好溫馨啊!!!
    時間會讓藝敏兩人慢慢忘掉以前喜歡的人、習慣有彼此在身邊的日子。。。
  • 親愛的T^TT
    好不容易修完電腦 我終於回來了 >"<
    miss u.

    寫藝敏的時候 我心裡也是想寫::時間會沖淡心口的傷痕^^

    紫櫻 於 2012/09/14 21: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