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5.

兩個時辰後,晟敏揉揉睡眼,舒了口氣。

好久沒睡這麼熟了…晟敏伸伸懶腰,卻不急著拉開床帳出去,反而坐在床上沉思。

連五晚,晟敏都在月然宮的屋頂上度過。雖然聽到的消息不多,倒也是足夠他讓思索一番。

原來那日聽得的「王爺」就是皇上眼前的紅人-梁漢君,梁家世世代代都盡心為朝廷效力,在皇上眼中自是不可多得的好人才,再者,梁漢君多次提出妙計將敵人一網打盡,更是深得君心。

而月然宮中的那名女人-冉于于,曾是皇上身邊最受寵的嬪妃之一,之後被打入月然宮的原因則是謀害後宮嬪妃。

讓晟敏想不透的是:為何梁漢君和冉于于二人會有所掛勾?這事情又為何和金鐘云有關?

忽然,聽得外頭宮女的聲音:「鐘云醫官,皇后娘娘駕到。」

「是嗎?快請她進來。」

哦?皇后娘娘?我倒要看看你是要讓我去保護什麼樣的女人?晟敏拉開一點床帳,由縫隙中偷窺。

皇后長的很清秀,瓜子般的臉蛋兒很白,笑的時候就連眼睛也跟著笑,是個活潑的美人胚子。晟敏在心中默默想:原來金鐘云你是讓我去保護個美人兒啊!

「給皇后娘娘泡壺茶,還有小點心。」

「是。」

鐘云拉開椅子,讓皇后坐下。

「皇后娘娘遠道而來,辛苦了。」

什麼遠道而來?從東宮走到金鐘云你的吟雲宮也沒幾步路的時間。晟敏翻翻白眼。

「哪裡的話,金醫官言重了。」皇后輕笑,轉身向宮女說:「我有些話要和金醫官私下聊聊,你們都下去吧。」

若干宮僕朗聲應答,這才退去。

皇后見僕人們退下,臉上也退下正經的表情,一臉活潑,抓起鐘云的手,開心的說:「鐘云哥哥,你這次去江南好玩嗎?」

「好玩哪。」鐘云一笑,「蔓兒怎麼知道我去江南?」

「當然是琰哥哥跟我說的,」皇后忽然嘟起嘴,「鐘云哥哥你去江南也沒跟人家說,而且你一定沒帶禮物回來給我。」

琰哥哥?是皇上吧?晟敏看著他倆的舉動,心頭有種說不上的滋味。金鐘云你現在抓著皇后的手,是輕薄人家吧?!

「蔓兒都已經準備要當娘的人,怎麼還這麼像孩子。」鐘云笑著,伸手揉揉她的髮。

「唉呀,都弄亂人家的頭髮了,」皇后笑著推開鐘云的手,「就算蔓兒當娘了,也還是鐘云哥哥的蔓兒啊。」

「你這話要是讓皇上聽到的話他會生氣的。」

「琰哥哥為什麼要生氣?我們三個是青梅竹馬呢!」皇后撒嬌似的扭頭,「對了,鐘云哥哥,你什麼時候要給我一個嫂嫂啊?」

「蛤?」鐘云驚呼,「嫂嫂?」

皇后點點頭,「對啊,嫂嫂,你說,我這肚子裡的孩子有了乾爹可不能沒有乾娘呢!」

鐘云苦笑,「傻丫頭,這事兒能說找就找到的嗎?」

「可是,聽說很多人家的姑娘很喜歡鐘云哥哥呢!」

「是嗎?」鐘云輕笑,卻笑不進眼底。

「改明兒個我給你介紹介紹。」皇后勾起鐘云的小指,「勾勾手,當你答應我了,不可以反悔吶。」

「知道了~」鐘云反手,替皇后把脈。

沉默了一會兒,鐘云才開口:「脈象很正常,蔓兒要乖乖按時吃藥才行。」

皇后吐吐舌,「鐘云哥哥連把脈都可以知道我把藥倒掉啊…」

「傻瓜,要是不好好吃藥以後我都不去看你了。」

「唉唷,我知道了啦。」

鐘云看著皇后打了個哈欠,便催促道:「快回去午寢吧,別累了身子。」

「摁,鐘云哥哥要常來看我啊。」

「快回去吧,丫頭!」鐘云笑著,看她走出宮殿外。

帶著眷戀,就是捨不得移開那目送的目光。

「人都走遠了,還看?」晟敏冷冷的聲音出現在背後。

鐘云轉過身,「吵到你了?」

「你和小情人講話這麼大聲,能不醒嗎?」晟敏坐回圓桌,逕自倒茶來喝。

「那不是我的情人。」鐘云坐在晟敏的旁邊,「餓嗎?」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你才是孩子的爹呢。」晟敏一笑。

「夠了。」鐘云起身,瞪著他,「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別再說了!」

「我可以把你現在的模樣解釋成惱羞成怒嗎?」抓過桌上的點心一把扔進嘴裡。

「那你呢?」鐘云居高臨下的看著晟敏,「你現在這樣的表現是什麼?你讓我覺得你只是一個不懂愛的人!」

不懂愛?晟敏頓了頓手中扔點心的動作,隨即,笑開。

「是,我不懂愛,」晟敏起身與他直視,「但至少我還懂得不屬於自己的就不用眷戀的道理!」

就像我對若幻那樣…只有放手才是成全…

鐘云看著晟敏的眼睛,從那澄澈的眼中,他讀出一絲寂寞。

「你…」

晟敏坐下,淡淡的說:「我餓了,幫我準備午膳吧。」

接下一頓飯,兩人食不知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