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2.

到底,自己是為了什麼才陪那傢伙到京城來?晟敏離開鐘云的宮殿後,坐在「月然宮」屋頂上,開始有點怨恨把麻煩丟給自己的曹家若幻。

一個月前,晟敏偶然得知這傢伙要回京城,後來呢?再後來呢?若幻那小子把自己當成什麼了!

『魂吶,你不是碰巧沒事嗎?那你就陪金鐘云回京城一趟嘛。』

靠!死小子臉上的笑容可燦爛了,若幻自己找到歸屬就把家裡的麻煩往外丟啊!晟敏無奈地搖搖頭,嘆了口氣,再撇一眼身旁那個很好逗的傢伙…

好吧,只好妥協了,陪他上京城。

一路上和金鐘云聊了不少,原來那傢伙比自己年長,不過這件事自己還不打算告訴他,金鐘云現在這麼害怕自己,當然要留著機會好好的逗逗他啊,不然怎麼對得起自己長途跋涉的辛苦呢!

只是…在宮中真的好無聊啊!晟敏抬頭看看一彎明月,竟像那孩子的眼睛一般笑的彎彎。

「若幻…」口中輕吐那名字,晟敏心上掛著幾分思念。

有些情感只能當成永遠的秘密收藏,反正,風影無幻本來就是不帶感情的惡人嘛…晟敏自嘲一笑,躺下。

春天的夜晚,風吹的微涼,正當睡意襲來,一陣悠然的簫聲傳來,曲風淡染憂愁。

晟敏半瞇起眼,享受在這樂器吹奏的聲響裡,腦中思索著月然宮的來歷,曾聽說過這裡只住了一個女人,是皇帝之前最愛的妃子,之後不知因何事而被打入冷宮,只得孤伶伶的度過餘生。

簫聲嘎然停止,晟敏睜開眼睛,起身。

是誰?一個大男人闖進女子的處所?

晟敏靠近屋簷處,趴身聽那屋裡的動靜。

「娘娘,別來無恙。」

「原來是您啊,我還在想是誰這麼大膽,竟敢夜襲月然宮呢。」

看樣子,兩個人是熟人?

「哈哈哈,娘娘,是您的簫聲引我來此的不是嗎?」

「咱倆就明人不說暗話了。」

「娘娘請說。」

「王爺您應該也得知消息了才來此的。」

「娘娘您說的可是…前御醫金鐘云呢?」

「不錯。」

原本想走的晟敏忽然佇足,冷宮的女人跟金鐘云能扯上什麼關係?他又趴回屋簷繼續偷聽。

「那麼,請問娘娘想怎麼辦呢?」

「這個…我們得從長計議…」女人的聲音一頓,「倒是王爺這些天有沒有想奴家啊…」

「嘿嘿嘿…當然有了…」

晟敏瞪大眼睛,搞什麼,這深宮內苑的還可以偷人?皇宮也太好闖了!晟敏起身,幾個跳躍又回到金鐘云的「吟雲宮」。

還沒睡嗎?怎麼還這麼亮?晟敏納悶,走進鐘云的房內。

呀!這傢伙睡覺不吹熄燭火的?!晟敏瞪著床上已然熟睡的鐘云,許久,輕輕一嘆。

真的會敗給金鐘云,跟若幻一樣還要讓人煩惱的傢伙!晟敏走至桌前,衣袖一揮,房內霎時暗了下來。

「無魂…」鐘云輕喚。

嗯?又要說夢話?

「你這渾蛋…」鐘云翻過身,睡去。

晟敏站在床邊,忍著想拔劍刺殺鐘云的想法,又一嘆。

「你這人怎麼總是睡著才敢罵人哪!」晟敏又好笑又生氣,末了,坐在床邊,靠著床柱就這麼睡了。




「無魂,你昨晚去哪了?」鐘云吃著早膳,一邊替晟敏添菜。

「喂!我不吃這個!」晟敏又把碗裡的菜挑回鐘云碗裡,「我昨天去月然宮。」

「嗯?月然宮?」鐘云抬頭看他,「那是女人住的地方。」

「欸,你那眼神好像我是去對人家怎樣!」晟敏瞪著他。

「摁,我懷疑啊!」鐘云咬著筷子,眉頭緊皺著。

「呀!」晟敏一聲大吼,瞪著鐘云,「你以後用膳不要跟我說話,你這存心是來倒人胃口的!」

「哪有。」被晟敏一吼,鐘云的頭低了低。

嗚…圭賢,你為什麼要找人陪我回京城!好恐怖!鐘云一邊吃飯一邊想著。

靠!若幻,你看老子我回江南不殺你千百刀你試試看!晟敏端起飯碗,忿忿地扒著飯。

一頓早飯,吃的兩人沉默。

許久,鐘云才緩緩開口,「那個…我等一下要面聖。」

「所以呢?」

「沒有,跟你講一下。」鐘云擱下碗筷,轉身往寢室走去,忽然,停下腳步。

「有話要說?」

鐘云回過身看著他,「月然宮…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嗯?」

鐘云苦笑一下,「沒事。」轉身,走進寢室。

沒事?金鐘云你難得讓我不要作什麼事…更何況昨晚讓我聽到了,就更不能放過啦!晟敏勾勾嘴角,饒有興味的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pringDay0621
  • 晟敏是單戀小旭的吧。。。我的敏旭哦~~~
  • 其實這篇寫寫 快寫成敏旭了XDDDD

    紫櫻 於 2012/09/02 22:19 回覆

  • SpringDay0621
  • 先把这篇写完再写个X旭的~~~kk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