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1.

 

巍峨皇宮,宮女、太監、眾臣、嬪妃們腳步紛紛,但在他的眼裡卻沉靜如一座空巢,淡漠地傲視著四周,那男人猶如一隻孤傲的鷹。

皇宮,裹著一層又一層的謊言,以華麗的外表建立所有人的嚮往,當你通過那扇宮門後,你將會見到人性真實的邪惡。

宮廷,甚至比險惡的江湖更令人畏懼。男人看著交頭接耳的人們,嗤笑。

江湖上打的刀光劍影,宮廷裡講的口沫橫飛。

宮中,「言論」是讓人丟失生命最可怕的武器。前一秒還對著你微笑的人,也許下一秒就成了你頸上的利刃,生命在流失的同時,你卻找不到兇器。

要是在皇宮裡待上個一年半載,生命就如燃盡的油燈,掙扎著燈芯上那一滴都不殘存的燈油。

涼風迎面襲來,男人微微昂頭吹拂這風,臉上卻不見半點享受之意。

離開江南約莫十天,自己竟開始懷念起賊窟旁樹林的味道,那竹、那樹的清新讓人不自覺得放鬆,而京城的味道雜亂,一點兒也不舒坦。

長長地吁了口氣,抬頭撇了眼剛冒出頭的新月,這時辰自己也該回房了,不然那人又可得唸了…

男人一個躍身,躍下宮內至高的殿頂,再幾個凌步,快速的離開此地。

 


「你又亂跑?」鐘云瞪著幾秒前剛坐上凳子的男人。

「哪有。」男人涼涼的答覆。

「哪沒有!我等你很久了。」鐘云氣呼呼地吼著。

男人勾勾嘴角,「等我?」

「沒錯,我可是在等你一起用晚膳。」鐘云雙手環胸,一臉「我很偉大」的表情。

他邪惡地一笑,起身緩緩靠向鐘云,「這麼體貼啊…要不要給點獎勵啊…嗯?」

感受到對方暖暖的鼻息噴灑在自己臉上,還帶點馨香的軟語,鐘云不自覺吞了吞口水、向後退了一步。

「呵呵,不用這麼麻煩,我們還是先吃飯吧。」鐘云逃脫似的繞過男人,坐在另一個位置上努力吃飯。

男人看著他的行為,輕笑出聲,金鐘云還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咳咳…」一陣急咳,鐘云吃的太急被飯噎住。

男人看著他,也沒動作。

鐘云咳了一會兒才順過氣,漲紅的臉色未退,他悄悄瞪了那男人,心裡偷偷問候了一番。

「偷罵我?」男人慢條斯理的夾了青菜放進自己碗裡。

「哪、哪有。」鐘云低下頭,喝了口碗裡的湯。

湯?剛剛碗裡明明還是飯的,這裡又沒別人…是鬼裝好的?鐘云納悶。

「你就不能懷疑一下是我裝的嗎!」男人翻了翻白眼,無語。

那你剛剛又不幫我順順氣!鐘云心中努了努嘴,卻不應聲。

「算了。」放下碗筷,男人決定走出飯間。

「無魂!」鐘云問,「去哪?」

「透氣。」

「生氣了?」鐘云追到殿門口,臉上有些不安地問。

無魂縱身,消失在鐘云眼前。

「真小氣…」鐘云嘟囔著,轉身走回飯間繼續吃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