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9.

熱鬧之後,會感到有所空虛,收拾完頂樓的一片杯盤狼藉後,大家都拖著疲倦的身子回家了。

可在獨自一人待在頂樓,靠著欄杆眺望遠方。

頂樓的鐵門開了,利特走到可在身邊遞給她一杯熱飲。

「姊妳感冒了吧,喝點熱桔子茶對身體比較好喔。」

可在接過,笑了笑,「特,你還是一樣細心,」她啜了一口,「紫晴呢?」

「我把強仁趕去始源那裡,把我們的房間讓給紫晴睡了。」利特答道。

「謝謝。」

「不客氣。」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可在忽然說道:「特,你有心事,對吧?」

利特輕嘆,「姊,妳很清楚我們的身分吧!」

「當然,」可在接著說,「我們這個家族庚是中國留學生、始源是少東、起範被領養、圭賢是音樂世家,其餘的,包括我和紫晴都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

「身分就是現在最主要的問題。」

「怎麼說?」可在問。

「姊,庚是留學生,再過一年半他就得回他的家鄉,或許他可以選擇留在這,但他的父母要怎麼辦?如果庚走了,澈又要怎麼辦?」

利特頓了頓,繼續道:「起範這次回美國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父母替他在美國安排了美國的學校,希望起範能在那裡讀書、定居。」

「姊,我真的無法想像如果少了他們任何一個,我們十三人會變成怎樣!」利特哽咽著,趴在欄杆上將頭埋入臂彎中,大哭起來。

「姊,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怎麼辦才好

可在輕撫著他的背,這孩子,明明年紀和大家相仿,肩上要承載的卻是比任何人都重的壓力

可在沒有阻止利特哭泣,是該讓他卸下堅強,好好的宣洩

 

翌日──

每個人都睡到日曬三竿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溫暖的床,當然,總有人例外。

「今天星期六放假,再讓我多睡一會兒嘛。」東海緊緊揪著被子不願起床。

「別吵,再讓我睡五分鐘,五分鐘就好」赫宰把頭藏進棉被裡。

擾人清夢的孩子不死心,一把將兩人的棉被拉起。

「李東海/李赫宰!」只見赫宰及東海兩人同起坐起身來大喊著對方的名字。

咦?!不是東海/赫宰啊,那是兩人順著棉被看向床邊。

「小旭?」他們同時大喊。

厲旭笑著:「哥,趕快起床了,都十一點了呢!」

「小旭啊,讓哥再睡一下,好不好?」赫宰抓著被角,哀求道。

厲旭搖頭:「不好!哥,快點,大家都在等你們耶。」

東海問:「小旭啊,你怎麼會在我們家?還有,大家是誰啊?」

厲旭盯著兩人的惺忪睡眼,放棄和他們對話,打開房門大喊:「藝聲哥,哥哥們不起床啊!」

床上原本賴著不起的兩人,連忙跳起身,東海跑去鎖上房門兒赫宰則是緊緊摀住厲旭的嘴。

敲門聲霎時響起,藝聲在外頭問:「旭,怎麼把門鎖上了?」

「痾、哥我們已經起床了,等一下就會出去了。」東海緊張的回答。

赫宰死命地抓住掙扎中的厲旭,不讓他去開門。

「旭呢?」藝聲問。

「痾、小旭他、他在廁所。」

「好吧,那你們快點。」

東海靠在門板上聽見藝聲走遠,這才鬆了口氣,赫宰也才鬆開厲旭。

「嗚,好痛!」厲旭揉著手臂,疼的眼眶泛淚。

「小旭啊,哥很抱歉,弄痛你了吧」赫宰急著向厲旭道歉。

「小旭啊,等一下出去哥請你吃巧克力,你別告訴藝聲哥,好不好?」東海諂媚地說著。

厲旭疑惑地抬頭看著兩人,「藝聲哥人很好的,哥哥們為什麼怕他?」

赫宰和東海相視一眼,有默契的想:金厲旭啊,藝聲哥是你老公當然會對你好,可是我們不是他老婆啊,我們的人中要好好顧著呀你這呆子!

不過,內心的想法還是放在心底就好,開玩笑!要是走漏風聲的話,人中不被藝聲哥蹂躪到爛才怪!

東海接續道:「總之,你別告訴藝聲哥就是了,好嗎?」

厲旭雖然困惑,但仍點點頭,兩人這才放心。

「對了,小旭,為什麼大家都在這?」赫宰邊換衣服邊問。

「哥你們真的忘了?今天要回院裡幫忙啊!」厲旭說著,東海順手抄起棉被蓋住厲旭,不讓赫宰「春光外洩」。

「回院裡?!」赫宰及東海驚呼,加緊手上的動作,整裝出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