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8.

說是陽台的地方,其實是社區某棟大樓的廢棄天台,平常是不隨便讓人進入的,但是因為這幾個男孩子常常作社區服務、乖巧又懂事,所以當他們向管理員大叔要天台鑰匙時,大叔也很爽快的就答應了,將備份鑰匙交給他們保管,從此,那兒成了他們的私人場所。

「大叔,這接請您吃。」

一群人像是說好似的在六點五十五分到了大樓,也都貼心的為管理員大叔準備一份食物。
「這麼多,吃不完哪。」

晟敏笑著回答:「沒關係的,分給其他人吃也可以。」

「好,那謝謝你們了。」大叔接下食物,順口問道:「今晚要烤肉是吧?」

希澈笑笑,知道東海和赫宰打點過了。

「大叔您好聰明哪。」

大叔搖搖手笑著,「是嘴巴甜的不得了的小伙子和那個愣愣的小子告訴我的,對了,這次還帶了兩個女孩子來呢,長的很漂亮喔。」

大叔一邊回答問題,其實問到食物的味道早已忍不住食指大動。

「女孩子?」大夥吃驚,「誰啊?」

大叔揮揮手趕他們上樓,「上去看就知道了,快去吧,我還要吃飯呢。」

大家笑開,懷著滿是期待的心情坐上電梯。

電梯停在十三樓頂樓,大家還得再走一段樓梯才能到達天台。

「哦、我聽見他們的聲音了。」可在說。

東海笑答:「姊,妳要不要給他們一個驚喜?」

「好啊,那我去替弟弟們開門。」可在笑著走去了。

利特敲敲反鎖的鐵門。

可在為他們開了門,開心的和大家打招呼,「大家晚安,好久不見了呢!」

「可在姊?!」大伙吃驚地大喊,臉上笑顏更濃。

「可在姊,妳英國回來啦?」

「可在姊,英國好玩嗎?」

「可在姊,有沒有買禮物給我啊?」

「可在姊」、「可在姊」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問,可在高興的不知道該先回答誰。

「我們等一下一邊吃一邊聊嘛。」可在說。

圭賢忽然問道:「咦?!大叔說有兩個女生,一個是可在姊那另一個是誰?」

「哦、哥哥們大家都到了呢!」門口傳來紫晴雀躍的聲音。

大家回過頭,笑的開懷。

「唉呀,可在姊回來了紫晴當然也就跟著回來囉,我真笨!」圭賢敲敲腦袋。

「紫晴長高了、變更漂亮了。」

「果然出國一趟回來就變的很不一樣了呢!」

紫晴笑彎了眼,「謝謝哥,我們先吃飯吧,赫宰哥都餓扁了呢!」

大家一同轉過頭去,見到一臉哀怨的赫宰。

「好啦,開飯囉。」利特笑喊。

 

「把我的五花肉還給我!」神童追著赫宰跑,為了一片五花肉。

「哥,我再烤給你吃啦!」厲旭喊。

「庚,我想吃雞肉串。」希澈使喚著韓庚。

「小旭,我做了巧克力口味的南瓜派喔!」晟敏得意的高舉,下一秒就被東海搶走。

「喂!那是做給小旭吃的,快還來!」又來了一對東奔西跑。

強仁耐心的烤著肉串,邊包生菜給利特吃,利特則開心的和可在聊天。

「曹圭賢,你什麼時候把PSP帶來的?不准玩了!」晟敏跑累了,乾脆先停下來罵圭賢。

韓庚裝了一晚炒飯遞給紫晴,「吃吃看,是哥的新菜色。」

紫晴接過碗向韓庚道謝,吃著碗裡的飯和始源聊著。

「哥,我的巧克力派,我想吃。」厲旭巴眨著大眼看著藝聲,因此,藝聲接續著晟敏去追東海。
總之,每個人都很忙,忙著烤、忙著吃、忙著追人、忙著被追、忙聊天、忙著使喚別人、忙著被人使喚。

十點半,距開飯時間的三個半小時後,大家累了,靜靜地窩在彼此的陪伴旁,賞月。

「今天的月亮好圓、好大。」始源說。

「對呀,不知道美國的月亮是不是和我們的一樣圓」赫宰傻傻的說了句話,一瞬間接收到數十道殺人目光。

始源苦澀的笑,要是起範在就好了

韓庚輕咳,說道:「中國有句詩人寫了首詩送給在遠方的弟弟,中文是這麼唸的:『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哥,這是什麼意思?」紫晴問。

韓庚笑答:「意思是:『即使分隔兩地也會互相思念,共看一輪明月,想念著對方』,這是對遠方親友的懷念,也可以解釋成對情人的思念。」

可在見大家都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她笑了笑,走到始源身邊拍拍他的肩,接著走到韓庚身邊說:「今天晚上,我們就因為『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乾杯吧!」

所有人跟著站起來高舉手中的杯子,喊:「乾杯!」

每個人的臉上都漾著燦爛的笑容,因為彼此、因為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紫櫻 的頭像
紫櫻

旭日晴天 -///-

紫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